<track id="6wybt"></track><noframes id="6wybt"><li id="6wybt"></li>
    <li id="6wybt"><li id="6wybt"></li></li>

    <li id="6wybt"></li>
    <li id="6wybt"><rp id="6wybt"></rp></li>
    <tbody id="6wybt"></tbody><progress id="6wybt"></progress>
    <menuitem id="6wybt"></menuitem>
  1.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

    城市雕塑藝術需要公共政策作支撐

    發布時間:2016-12-07

    http://img3.epanshi.com/12033/news/simg/s-587dcc6fef09f.gif

    ? ? ? ? ?討論公共藝術,就必須談及公共性,而公共性的體現應該是一套公正的程序,公共藝術的合理性就是用這套程序來確保。作為公共藝術形式的城市雕塑,不能是由"誰"說了算,而應該將領導、專家和群眾三方面的意見充分融合,一起來評價指導城雕創作。

    即便是那歷史上最成功的雕塑曾經成為笑柄也不見怪。但只要是在公正的程序下產生的,就不怕被人笑話、遭人反對。埃菲爾鐵塔當初也遭人極力反對,今天它成為了巴黎標志。馮原說,編笑話的城市雕塑是一回事,可恥的城市雕塑是另外一回事。在今天的城市中,惡劣雕塑大行其道的原因不在于沒有好方案,而是決策程序出了問題,當我們看到一個惡劣的城市雕塑方案時,可能同時否定了9個更好的方案。

    公共藝術包含兩種成份:藝術性和公共性,當它們同時存在于一件藝術品身上時,這件藝術品才能被稱為公共藝術品。進入公共空間是藝術性向公共性轉化的社會條件。對于把握藝術性的藝術創作者而言,如何取得空間進入權是個要害。當進入的資格取決于空間代理人的投資意志時,藝術家就必須在自主價值和投機取巧之間做出選擇,以換取成本較低的進入方式。大部份情況下,這是個兩難困境。所以,馮原說公共藝術包括城市雕塑、公共景觀設計是在設計行業里最難成功的領域。

    近7、8年以來,馮原都在熱衷自己的試驗性的公共藝術與景觀設計。他創作的作品不是傳統的城市雕塑,甚至連雕塑都談不上,而是公共藝術的另一種形式:一些構筑物、綜合材料裝置,最近三年來他連續有4個方案獲獎。但他承認自己的作品不一定能討好甲方,所以沒有苛求去實施。"選擇一個好作品還是一個好業務,兩全其美是很難做到的",馮原堅持了自己的標準與原則,他有不少自己認為滿意的方案,但他更希望有一個相對公正的程序,因為作品的真正價值必須通過公正的程序、而不是個人意愿來實現。

    的確,一個設計師做了自己非常滿意的方案,還必須參與程序中才能成為真正的公共藝術。如果把城市雕塑理解成公共藝術,那么就需要公共政策作支撐。焦耀明說,沒有公共政策這個平臺,城市雕塑很難成為公共藝術。從溫飽層面來考慮,城市雕塑根本不應該去建設,而且提升城市品位也不一定非得靠城市雕塑,它不是實用性物品。正因為公共藝術是精神的載體,所以它在形式和手法上應該多樣化,比如日本21世紀中心廣場的地板上拉幾條彎曲的金屬線,卻是意大利當代雕塑家創作的公共藝術。

    發達國家建一座城市雕塑需要反復論證,反復考量,而且有著完整的建設制度。在建設經費上,它們有基金會制度;有藝術的百分比計劃;有一套完整的作品選拔和評審機制。許多專家呼吁中國應該效仿西方發達國家,建立起"公眾藝術百分比":在進行城市規劃建設前,由政府部門出資,合理分配公共基金,將城市規劃師、建筑設計師和職業雕塑家的專家意見綜合在一起,共同設計出最適合人們居住的美觀、實用的公共活動空間。

    公司地址:浙江省永康市黃棠工業區二路

    中圣雕塑
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